小甜心跟老干部很难选的好吗(x

退休老干部与小哥哥:

【金光布袋戏】【军兵】失意体前屈 之 小情敌


铁骕求衣发现:自己[重点]又[/重点]多了一个“情敌”。

证据是:每天早上风逍遥上班下班时,隔壁小姑娘都会将窗帘扯开一条缝,悄悄地看他,直到车看不见影或者人进屋为止。

有时候风逍遥在家,铁骕求衣偶尔也能看到她在窗边张望。

这位情敌清单上的新成员芳龄7岁。铁骕求衣掐指一算,如果他有儿子并且两代都早婚早育,这姑娘的年纪大概可以当他孙女。

 

啧。

 

其实于此他早有预感。无他,风逍遥有个万人迷的体质,走在路边连流浪猫都愿意多看他两眼,平日明里暗里招来多少烂桃花,是一笔算不清的烂账。

不过铁骕求衣不算,他那个八卦又善于搜集情报的同事喜欢帮他算。也就半年前,白日无迹痛心疾首地甩了一沓厚厚的清单给他。

“老大,真的不管管?”

他顺手一翻,嗬,战绩辉煌, 整整108号人,这是要弄出个水泊梁山啊。

风逍遥招惹是非的能力由此可见一般。

所以到了新环境,哪能不整事呢?

只是没想到这次的“情敌”年纪这么小。

铁骕求衣有点头疼。

 

邻居家的小姑娘名叫巧灵。红发蓝眼,冰雪可爱。铁骕求衣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是在搬家后第二天,风逍遥吃饭时无意提起他下午陪着巧灵一起荡了半个小时秋千。

“巧灵是谁?”

“隔壁家的小姑娘呀。”

“是一直住在这边,还是也是最近搬来的?”

“人家在这边住了两年啦。”

“她爸妈是做什么的。”

“她和爷爷……”风逍遥愣愣神,反应过来,“老大仔你是在查户口哦?!”

于是铁骕求衣义正辞严地给他上了一堂间谍与反间谍的必要性课程并指导了作为帝国的重要军事将领急需提升政治素养及敏锐度。

一提政治风逍遥就想死,“人家只是一个单纯的小姑娘,ok?”

“证据呢?”

对面的人指着自己的鼻尖,信誓旦旦地说:“直觉。”

铁骕求衣在心中从头到尾捋了一遍过去风逍遥凭直觉认证的可以来往的人,竟然没有直接证据能证明他的直觉靠不住。

那个词儿怎么说的来着,玄学。简直跟野生动物似的,靠气味分辨同类同族。

 

罪行没有暴露时一切反击都是暴行。在铁骕求衣的放任下,风逍遥与巧灵两人很快混得烂熟。隔壁经常送来一些精致的小点心,风逍遥偶尔也会过去帮那无人照料的祖孙二人做些体力活。

这个周末,巧灵的爷爷要去超市采购,拜托了风逍遥帮忙带孩子。小姑娘穿着漂亮的公主裙,坐在风逍遥身边,听他讲故事。

日光下,草地上,漂亮可爱的小姑娘,英俊潇洒的青年,这画面倒是意外和谐。

“逍遥哥哥,”小姑娘奶声奶气地说,她手里抓着风逍遥的头发在玩,一圈圈地卷在手指头上,“巧灵将来娶你好不好。”

铁骕求衣正躺在躺椅上看报纸,闻言瞭了眼红毛小狐狸,不动声色地翻了一页。

他家天然呆完全没抓住重点,“拜托啦,你不能说娶,是应该是嫁。”

小姑娘仰头眼睛亮晶晶地看他,“那逍遥哥哥是答应巧灵嫁给你啦?”

“呃……?不行啊这样我会被人叫怪叔叔啦。”风逍遥这时才觉得不对,笑着将自己的头发从小姑娘手里扯出来,“我们家巧灵这么可爱,将来一定迷死一堆男孩子。”

“可是逍遥哥哥最好呀。又温柔,又体贴,又风趣……”

风逍遥无奈地拍了拍她的头,“不可以,我和那位已经是一家人了。”他回头看铁骕求衣,笑得有点心虚。

小姑娘还不罢休,和他掰着手指头算,“可是逍遥哥哥和很凶的伯伯年龄差20岁,我和逍遥哥哥也差20岁。你和伯伯都是男生,是不能结婚的;我和逍遥哥哥,一个女生,一个男生,是可以结婚的。”

“哈哈哈,这样我们的友谊可能就要走到尽头了啊”

……

如果这位小姑娘正在追求的对象不是自家恋人,铁骕求衣简直想给这直击要害条理清晰逻辑明确的推论鼓掌。

孺子可教,相比另一个抓耳挠腮的,真是孺子可教。

 

整个晚上风逍遥都特别乖。

 

当晚洗漱完毕,铁骕求衣翻出退休时和其他文件一起带回家的情敌名单,靠在床头津津有味地读了起来。不一会,他的手臂被人拨开,跟着一具滑溜溜湿漉漉热乎乎的身体就蹭进他怀里,毫不客气地趴在了他身上。

“你在看什么?” 

“……就算在家也要至少把内裤穿上,”有个半硬的东西蹭着他的小腹,睡衣也被臭小子身上的水给湿透了,铁骕求衣摸着光溜溜的脊梁叹气,“否则万一被人拍到铁军卫军长在家遛鸟,成何体统。”

“没关系,我对自己的尺寸很有自信。”风逍遥顺杆而上,竟还蹭了蹭,“你在看什么。”

铁骕求衣翻封面给他看,就觉得身上的温度越来越高,简直要爆炸了。

“一定是老白目搞得对不对!”铁军卫的新军长嗷嗷叫道,在他身上扑腾,“啊啊啊啊,我明天上班要削了他!老大仔你要相信我啊我是无辜的!”

铁骕求衣推了推眼镜,表示不相信,我还打算给老白这份材料再加个续章,108天罡地煞大概是不够了,可以考虑来个365天花语?

风逍遥特委屈。

被人喜欢也有错?

被人喜欢没错,到处撩人就有错了。

风逍遥很受伤,铁骕求衣拍了拍他光溜溜的肉体,“乖,去把内裤穿上,头发擦干,再换条干床单。”

臭小子从来没这么听话,吹干头发穿好衣服换了床单,躺平翻身抱住他撒娇,“老大仔~你是吃醋了嘛?”

铁骕求衣语重心长:“我是在筛查间谍,你的防备心就是个筛子,将来如果出了问题,总得有线索。”

风逍遥让他噎得半天没话说,最后拍了拍他的胸肌,蹦出来一个字儿,“服。”

 

铁骕求衣以公事公办的态度,将情敌问题归类为间谍问题,让风逍遥很是没辙。他实在分不清楚,老大仔到底是吃醋,还是真的在思考公事。

事情的高潮发生在两周后的周日。平日里宁静闲适的小区里开进了一连串的豪车,停在了巧灵家门口,几个男的女的哭着喊着几脚踹开了门……

正在院子里浇水的风逍遥惊呆了。

等下,这是光天化日之下抢劫啊?!正义感爆棚的风逍遥军长扔下水管撸起袖子,让铁骕求衣一把抓住了马尾。

“人家的家事,不要去参与。”他家老大仔面无表情地说,“那姑娘是妖国大财阀的独生女,几个月前离家出走,妖国都快被她家里翻了个遍,没想到姑娘自己跑苗疆来了。”

风逍遥听傻了,“哦……是说老大仔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铁骕求衣还没来得及回答,巧灵家门口一阵兵荒马乱,那群人簇拥着小姑娘走出家门,巧灵看见风逍遥,挣开了妈妈的手,蹬蹬蹬几步跑到风逍遥跟前,嘟着嘴拽住他的手,眼泪汪汪的。

“逍遥哥哥,巧灵带你回家好不好?”

巧灵妈,巧灵爸,爷爷奶奶四个哥哥的眼神儿都不太对,风逍遥很崩溃。

他迅速甩锅给铁骕求衣,“不行啊我是他的人。”

巧灵抿着小嘴盯着铁骕求衣,掏出粉红色的小手袋,抽出一张黑卡,“我要买逍遥哥哥,卡给你。”

……

这情节的发展让在场所有的大人都有点懵,还是巧灵爸爸最先反应过来,过来拉了小姑娘几下没拉动,干脆一把抱起来扛走了。

小姑娘眼圈泛红,眼泪在眼圈里打转,拼命瞪圆了一双湛蓝大眼,不让眼泪掉下来。

呼啦啦的一大群人来了,呼啦啦的一大群人走了。

风逍遥和铁骕求衣面面相觑。

“真没想到我/你值那么多钱。”

俩人异口同声地说。

对于自己居然值一张黑卡这件事,风逍遥洋洋得意了整个下午。为什么铁骕求衣会对巧灵的事知道得那么清楚的问题,也一并被抛到脑后。

 

至于一周后巧灵全家都搬到了隔壁的事儿,暂时不提了。           


End


啧……忧伤,本来没想写成搞笑文的。

评论(2)
热度(67)

© Fsang1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