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有空再補上色版!!!(趴地

退休老干部与小哥哥:

【金光布袋戏】【军兵】失意体前屈之 Girls


图/ @Fsang12 

文/ @风林山火 


嵌在耳骨上的红宝石熠熠生辉,不同的角度折射出瑰丽多变的色彩,内核却浓郁深沉。

像玄狐眼睛的颜色。

 

她盯着青年的耳坠看得出神。

“……常欣姑娘,常欣姑娘!”

呼喊一声比一声响亮,常欣懵懵懂懂地回到现世,见风逍遥对她笑。

“我找到了一双鞋子,可能你会喜欢。”

“啊……哦!”她慌忙接过那双鞋,脸上一阵阵发烫。

是简单大方的款式,纯白、细细的系带,恰可圈住脚踝,鞋面上交叉缀着两排细小的红色水晶,不显山露水,点缀得刚刚好,足见挑选之人的用心。

“不去试试嘛?”

“嗯……嗯……好。”

她抱起鞋子和裙子,低头地溜进了试衣间。关门,隔绝外界的干扰。她长舒一口气,慢慢将头埋进了衣服里。

到底该怎么解释,自己是因为想到了玄狐,才会对着他发呆呢。

都怪玄狐,说什么要约会……

她忍不住暗自抱怨。

 

前几日玄狐突然提出要和她约会。她才刚刚接受他的告白没多久,冷不丁地他又郑重其事地要求约会,这让常欣狠狠地惊慌失措了一把。

为什么突然要约会。她问。我们平时这样不是很好嘛……

因为小七说,男女朋友都是要约会的。所以,什么是约会?教我。

 

她无法拒绝太直接的要求,答应了又很忐忑。很难说清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让她对约会这两个字有本能排斥。大约是约会总和亲密的举动结合在一起,令她觉得不自在。

他们俩连手都没牵过呢。

但既然答应了,硬着头皮也要做。一周前她同阿霞和飞渊约好,请她们过来帮忙挑选服装,顺便场外指导。然则昨天,阿霞因国外大展计划有变,一夜之内跨越半个地球赶往美国。飞渊自告奋勇去找外援,请来了恰在此度假的风逍遥。

当时她拍着胸脯保证,自己这位大哥人品好,品位好,而且就算玄狐知道了也绝不会有意见。

“还是,你想请小七?”古灵精怪的姑娘问她

当然,不要!

 

待到三人见面,常欣发觉原来自己竟是多余那个。一路上飞渊都在和风逍遥碎碎念着他和他家那位伯伯的事情,分明这才是主要目的。陪她挑选衣物什么的,只是附属工作。

幸好风逍遥本人十分亲切友善,邻家哥哥一般,相当诙谐有趣,半点儿没有军人包袱。而且品位上佳镇得住场子,多少安慰了少女受伤的心灵。

 

但这也不能构成盯着人家发呆的理由啊!

常欣缓慢抚平裙装上的褶皱。镜中少女满面愁容,渐渐不像她,又分明是她。她是自己,却又是在为了另一个人改造自己。

天有些热,她理了理鬓边凌乱的长发。她想起刚刚被风逍遥的耳坠看着时的心情。

玄狐会喜欢我这个样子嘛?

 

从试衣间出来时,飞渊还是神龙见首不见尾,风逍遥一个人站在远处划手机,嘴角噙着笑,看起来心情不错。

她走到他身边,故作镇静地搭话:“也不知道飞渊跑去哪里,竟然还没回来。”

“哈,她啊,大概转着转着就去选自己想要的东西了。”风逍遥转过身,面露欣赏之色,“我觉得很不错,你自己喜欢嘛。”

她从善如流地转身面对镜子,不必与他直视,少了许多尴尬。外面的灯光比里面亮,裙子都闪闪发光,拥簇着黑发雪肌嘴唇红红的少女。

 

 “对啦,我还找到了这个,我觉得你可能会喜欢。”

从镜中她看见风逍遥又掏出一个小盒子,献宝一样打开盒盖。看到盒子里的东西,常欣不禁惊呼一声。

是一对红宝石耳夹。

 “逍遥哥哥……”常欣欲言又止,风逍遥狡黠地眨了眨眼。

“女孩子长大了嘛,戴一些首饰也很正常。而且红宝石是爱情的象征,寓意很好,如果仔细保养,是一件可以陪伴你一生的饰品。试试嘛。”

 

常欣先戴上了左耳的耳夹,并不觉得疼痛,又戴上了右耳的。两粒小小的红宝石坠子在灯光下无比耀眼,装点得女孩子的容颜也越发俏丽可人。一转头,像不谙世事的女孩,又一眨眼,又分明有了几分明艳动人的颜色。

她惊喜地摸着耳夹,看了看镜中的自己,又回头望向风逍遥。后者含笑对她点头,比了一个拇指。

“逍遥哥哥。”她有些好奇,“……那你的耳环,也是一样的含义嘛?”

镜中风逍遥的倒影一时间有点错愕,他不自然地摸了摸耳朵上的耳坠,目光跟着飘开了,“这嘛……并不仅限于那个含义啦……”

他的手机铃声恰在此时响起,风逍遥如释重负又充满歉意地看了常欣一眼,跑去店铺外面接电话。

 

常欣望着他跑开,冷不丁地被搂住脖颈。

“你看。”方才不知失踪到哪里去的飞渊神兵天降,拉着她看门外。

风逍遥在远处打电话,不知说些什么,笑得眉眼清朗,隐然有光。

“他和我记忆中完全不一样。”道域来的小姑娘怅然若失,“我甚至想不到他会去当兵,他可是一个无药可救的和平主义者,一个可以为朋友插自己两刀的好大哥。飞溟哥哥同我说时我还不信,今日亲眼见到,真是心情复杂。”

“有什么不好嘛?”

飞渊看她一眼,“若非说不好,大概是他已经走出一段新的天地,却总还是有人沉湎于过去无法自拔吧。”

 

故乡的味道,故乡的茶,总还是有人想回到过去的岁月,却是那个最在乎感情的人率先走出了回忆。

 

常欣撇嘴,“所以,是有人还在原地踏步?”

“哼~不要这样一针见血嘛~”飞渊抱住她的胳膊撒娇,“常欣~你可不要让我成为你的过去啊,我会伤心~”

常欣捏她鼓鼓的脸颊,“你如果能在和阿觞谈恋爱之余还记得我,我就已经很感动啦!”

“对了。”她又想起来什么,“红宝石有什么含义呀?”

飞渊张口就来,“红宝石的含义可多啦。最珍贵的宝石,爱情之石,有些国家的王室还会将红宝石作为婚姻的见证……”

她狐疑地打量了一番常欣,露出不怀好意地笑容,“咦,哪里来的红宝石耳夹?嗯~”

她俩打打闹闹,看见风逍遥挂了电话,连忙装成淑女,笑吟吟地等他过来。

“逍遥哥哥!”飞渊俏皮地眨了眨眼,“是铁骕伯伯嘛!”

“咦?你怎么知道。”

“因为逍遥哥哥说话时神情非常温柔嘛!”

“飞渊小同学,你这样子,北冥觞同学真的吃得消嘛。”被她揶揄得毫无还手之力,风逍遥几乎举手投降,“老大仔等下来接我,你们选好了嘛?”

常欣和飞渊对视一眼:“哦~~~~”

 

铁骕求衣与风逍遥本是在金雷村度假。昨晚铁骕求衣临时接到直播网站通知,因海境近期政局变幻莫测,昨日傍晚甚至爆发宫廷政变,因此要加播一期节目。风逍遥自然而然地被无视,才让飞渊有机可趁。

节目播完,顺位第二的风逍遥递补上位。为弥补伴侣受伤的心灵,铁骕求衣忍辱负重地应允了他开车来接及烛光晚餐的要求。

真不知是谁更辛酸啦。

两位姑娘目送风逍遥上车。远远看见车上两人吵了几句,跟着铁骕求衣伸手帮风逍遥系上了安全带,拍了拍他的脸。

飞渊捂着眼睛拉走常欣,“真的,我现在特别后悔请逍遥哥哥过来。”

常欣笑得停不下来。

 

次日她穿着一新站在玄狐面前。玄狐呆呆看她,像是不认识她。

“不好看嘛?”她摸了摸耳夹,又开始忐忑。

“不,你穿什么都一样。”玄狐干巴巴地说,“常欣就是常欣。”

“哪里有人这样说话……”常欣有点崩溃,“你是我男朋友,要夸我好看,这才是约会的正常流程!”

玄狐勾了勾嘴角,“嗯”了声。

嗯是什么意思?常欣纳闷。

一只手突然伸过来,紧紧握住她的,十分用力。

“很好看。”

 

“哪里好看。”

“都好看。”

“只许选一个。”

“……耳环。”

“哼~我也是。对了玄狐,你知道红宝石的含义嘛……?”


评论
热度(75)

© Fsang12 | Powered by LOFTER